免责声明:金色财经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。 举报

    OpenAI 在微软面前集体自杀 “血”流成河

    作者:黑羊,陶然,AI蓝媒汇

    1997年,苹果开发者大会,回归公司不久的史蒂夫-乔布斯仍被不少技术员质疑。

    一位软件工程师要求乔布斯现场解释Java编程语言和Opendoc软件的失败,他眼中的乔布斯是个“只会卖电脑、完全不懂技术”的庸人。

    乔布斯这样回答:在座的没有人比我更懂“犯错”,你不能先找一群工程师,再想着去强行推广手里的技术。

    直到昨晚联名信公开之前,OpenAI的技术流董事会,恐怕并不相信这句忠告。但他们眼前的公司,已经走向了失控的临界点。

    北京时间11月20日晚间,OpenAI与公司前CEO、ChatGPT之父Sam Altman之间的宫斗剧,在数不清第多少次反转之后继续蔓延:一封由500多位OpenAI员工签署的公开信被曝光,信中以员工集体辞职作威胁,要求OpenAI现存董事会退出,并恢复原CEO Altman、原董事长Greg Brockman职务。

    否则,他们将全部离职,加入Altman在微软的新团队。

    图/OpenAI员工联名信

    微软?这是再上一次反转的剧情:这封联名信发出的几个小时前,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官宣Altman和Greg将加入微软,领导一个新的高级AI研究团队。

    500多人签名,什么概念?OpenAI公司总共700多人,500人占了其中的七成。公开场合如此纯粹而直接的逼宫,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,《ChatGPT爸爸去哪儿》的戏剧性还在上升。

    倘若真没谈拢,这500名OpenAI员工集体跳槽,相当于隔壁看戏的微软先捡了ChatGPT之父,又捡了大半个OpenAI公司。

    老客户们,也在逃离。据The Information报道,已有超过100个OpenAI的客户联系了它的竞争对手Anthropic,这家公司同样不乏从OpenAI出走的AI人才。

    一切的起因,来自OpenAI董事会决定驱逐Altman的这次“自杀式选择”。赶巧,这次自杀就发生在合作伙伴微软的面前。

    董事会,朝自己开了一枪

    11月16日,OpenAI创始人突然“毙命”。

    当天,OpenAI宣布首席执行官SamAltman以及董事长兼总裁Greg Brockman被董事会开除了。

    这么大的事,媒体都围了过来,《华尔街日报》撰文说,OpenAI董事会觉得AI发展太快得谨慎,Altman却觉得没啥事,GPT-5该练还得练毕竟很赚钱,最后董事会只好家法伺候了——这也是当下关于这场闹剧主流的解释。

    CEO位置的接任者 Emmett Shear,其实也是Altman的故交。

    SamAltman毕竟身份过于特殊,他是OpenAI创始人、又是ChatGPT的爸爸,还是一个硅谷神秘组织“有效加速主义”(AI越强越牛逼)的成员,跟OpenAI首席科学家伊利亚和其他三名董事会成员就不太合群——另外几个人认为ChatGPT是技术应该谨慎加以限制,而Altman认为它是产品。

    这样的分歧日积月累变得不可调和,就爆发了董事会成会员对Altman自杀式的驱逐。

    图/原OpenAI董事会,中间两人为被开除的Sam Altman和Greg Brockman

    不过这下,Altman最为真实的一面也大白于天下——他不是个搞技术的员工,而是更接近乔布斯、盖茨或诸如此类的传奇商业精英。

    比如《财富》杂志今年年初一篇文章《ChatGPT 的内幕故事》中称,山姆奥特曼是“一位连续创业的科技企业家,他更以商业头脑而非工程壮举而闻名,他既是 OpenAI估值飙升的设计师,也是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。”

    另一位身兼程序员、风险投资家、博客作者和技术作家的保罗·格雷厄姆将Altman描述为“过去30年中最有趣的五位初创企业创始人之一”,后来又说他是“比尔·盖茨在创办微软时的样子……天生就是一位强大、自信的人。”

    这个聪明的家伙还有乔布斯般的伶牙俐齿,擅长粉饰一切瑕疵。

    在2022年11月Meta发布了Galactica,但公司在三天后将其下架,因为机器人无法区分真实和虚假。之后OpenAI发布了ChatGPT ,GPT也会撒谎,也会产生幻觉。但Altman仍然发布了,并辩称这是一种美德,他说:“世界需要逐渐适应这一点,我们需要共同做出决策。”

    全世界沸腾着接受了这份“美德”。从质疑到追随,这就是Altman的实力。

    以及,他还有一批忠实的信徒。

    一天之前,Sam Altman发的X中写道:i love the openai team so much。

    帖子发出一小时之内,数百名OpenAI员工纷纷赶来点赞,其中甚至包括临时首席执行官Mira Murati和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。

    原以为这是Altman回归OpenAI的信号,谁知道竟成了他召唤团队集体搬家的呼声。

    截至目前,包括原OpenAI总裁Greg Brockman在内的多名OpenAI员工已经宣布离职。不出意外,这些跟随Sam Altman离开OpenAI的员工,大概率会也随他一同加入微软。

    AI时代最稀缺的这批顶尖技术人才,以几乎零元购的形式流进了微软的口袋。OpenAI顷刻之间没了话事人、没了ChatGPT时代旗帜性的灵魂人物,还行将失去一大批追随旗帜的员工。

    比丢掉半条命更恐怖的是,魂没了。

    图片来自网络

    微软“复活”OpenAI

    和Altman一样,微软的Nadella也是个商人。他喜欢这个聪明的同党。

    微软对OpenAI投资之前,2022年,OpenAI营收约3600万美元,但这一年,他们花掉了5.44亿美元,净亏5亿美元。而后微软到来,有报道说OpenAI2023年的营收有望达到13亿美元,这意味着月收入超过1亿美元。

    所以Altman加盟微软的消息一出,微软股价不仅涨了2.7%,这更是一场双向奔赴的无缝衔接。

    而Altman与微软的情缘则可以追溯到2019年,那时Altman已经无数次作为OpenAI的话事人参与到公司同微软的合作当中,可以想见关于“钱”的绝大部分事务都理应由Altman打理。

    OpenAI的人工智能训练最初是在谷歌云上进行。2019至2020年期间他们向谷歌支付了1.2亿美元的云计算费用,让他们一度成为谷歌云的前五大企业客户之一。2019年,获得微软10亿美元投资后,OpenAI的服务逐渐搬迁到微软云,同期在云计算上的支出已经下降到了5.2万美元,2021、2022连续两年云计算费用支出都没有超过10万美元。

    对于业务,对于微软,这位前OpenAI话事人,可谓老熟人了。

    而对于微软来说,“Sam Altman”这个名字,就是ACG的灵魂,真正意义上的AI顶流,不折不扣的生成式大模型开山鼻祖。

    自ChatGPT问世以来,山姆奥特的名字便和这款现象级产品深度绑定,被称作“ChatGPT之父”。微软用某个难以拒绝的价格请来一尊大佛,大佛的身后还有无数AGI领域的赛博朝拜者——这相当于让乔布斯加入微软,再造一个iphone。

    当然,微软与OpenAI的感情也绝算不上什么天作之合。

    据今年3月的一份微软内部文件,为说服客户选择自家的Azure OpenAI服务,微软默许其销售人员“拉踩”OpenAI;而Meta重磅发布开源大语言模型LIama 2的同时,微软宣布成为Llama 2的首发伙伴。

    微软,一直特别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OpenAI。

    而今,微软的Nadella一面维持合作伙伴的颜面,登上OpenAI开发者大会的舞台,下来后还要和群臣商量怎么防止对方功高过主的时候,OpenAI突然东窗事发赶走了Altman——一群理想主义者亲手毁了自己的城墙。

    图/驱逐Altman的董事会核心人员 OpenAI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公开表示“后悔”,他甚至签署了上文那条逼宫的联名信

    在最近更新的新社媒上,Altman连发了三条帖子:OpenAI领导团队很出色、为他们自豪、我们都会以某种方式一起工作,会致力于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客户提供全面的可持续运营,OpenAI/Microsoft 的合作伙伴关系使这变得非常可行。

    连串的客套话听上去一切平静,平静得有点像Altman已经成了闹剧的局外人。

    就连微软总裁Nadella也没想到,公司的AI之轮再次转动,居然是因为合作伙伴的一场自杀式内讧,让自己从ChatGPT时代的投资人,变成了可能的一位实控人。

    jinse.cn
    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
    jinse.cn
    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
    参与评论
    0/140
    提交评论
    文章作者: / 责任编辑: 我要纠错

    声明: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    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    金色财经 > AI蓝媒汇 > OpenAI 在微软面前集体自杀 “血”流成河
    • 寻求报道
    • 金色财经中国版App下载
      金色财经APP
      iOS & Android
    • 加入社群
      Telegram
    • 意见反馈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返回底部